果唐不是糖哇

hey,这里果唐。很丧的一个人,啥都不会,圈多还乱。

【曦澄】红糖藕粉

※小甜饼,一发完。
※灵感来自于,我曾经看到一个帖子下面跟了一句话,【两个一无所有的人相爱得是多幸福啊,那样他们都是彼此的唯一。】我的文字表达不出我想表达的那种东西,将就着看看吧(´ . .̫ . `)
※什么时候我这个萌新100fo了我就点梗,咳咳。

    “晚吟,我刚做了一晚红糖藕粉,你尝尝看?”
    “晚吟,我找膳房要了上好的藕粉,要不要熬一碗暖暖身子?”
    “晚吟,红……”
    “蓝曦臣你他妈烦不烦!!你到底在抽什么疯?!”江澄在一天之内被连喂了五碗藕粉后忍不住爆发了。
    
       蓝曦臣愣了一下,旋即放下手中的碗,“晚吟不想吃,那便不吃罢。”
       可是和他相处了那么久,江澄又怎么会看不出他眼里的落寞。他心瞬间就软了,不免有些自责,深吸一口气坐下来,“那你……到底是为什么突然想给我吃藕粉?”
       江澄不爱吃甜食,蓝曦臣也是知道的。所以一般膳食都会更偏向于云梦的辣菜,当然,必然也会有几道清炒或凉拌夹杂其中。
       蓝曦臣眼中还是那般温柔,他在江澄对面坐了下来,江澄办公事坐的是主位,蓝曦臣自然而然坐的是客位。
     “前阵子听无羡提起晚吟小时便爱吃莲藕排骨汤,正巧着是云梦莲藕成熟的季节,就不免想熬上几碗给晚吟去去乏。”蓝曦臣不急不缓的说着,“奈何涣心笨手拙,一直不得要领,便想左右都是莲藕,不如便做一碗红糖藕粉来。”
       蓝曦臣小时候云深不知处冷清,也没什么美食,日日膳食都是清苦菜根。只有在初秋的时候会破例有几碗藕粉,那时候他吃着,觉得四肢百骸皆是温暖无比。他那时候就想,一定要把这藕粉的配料记住,将来做给最重要的人吃。
      “涣就想着晚吟会喜欢,没想到还是涣弄巧成拙了……”
       其实蓝曦臣撒了谎,他最想给江澄做藕粉的原因不是这个。藕粉的功效可不是驱寒,还有安心凝神的作用。前几天江澄老是做噩梦,半夜惊醒都是一身冷汗。每到这时候他就会小心翼翼的转身环住蓝曦臣的腰,然后把脸埋进对方的胸膛里。
       他一直以为蓝曦臣不知道,毕竟他第二天起来又是英姿飒爽。可是哪料到对方一直是清醒的。蓝家人向来是浅眠,更何况第二天早上胸前濡湿的衣襟更是骗不了人。
       江澄有多缺乏安全感,蓝曦臣心里再清楚不过了。每次看到那人在自己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就恨不得能狠狠的拥著他,揉进骨血里,别再受到一丁点伤害。
       听着蓝曦臣的叙述,江澄不禁也是一阵心悸。世人都念他江晚吟心狠手辣,却不想他也是肉体凡胎,动了凡心,就不免堕入凡尘。
       他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他和蓝曦臣之间的感情。不然以他以前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在被喂了五碗甜食之后才发火。
       他害怕,是因为他觉得蓝涣太完美了。
       完美到不真实,就像他臆想出来的一个梦。他好怕突然有一天梦醒了,自己又是一无所有。
       江澄抬头听着蓝曦臣说话,就好像在随着他一起追忆。他甚至追溯到了当年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却又说的那么云淡风轻,仿佛谈的不是自己的生死一般。
       他们都没能在最美好的年华遇上最好的彼此。江澄又何尝不后悔,自己没能在蓝涣当年最落魄的时候伸一把援手。就像蓝曦臣也悔恨没能好好保护他一样。只是那个年代的他们都太匆忙,奔波于各种成长之间,最终全都事与愿违。
       只是正因为是这样,正因为他们失去了太多,才会更珍惜未来。因为他们都是彼此的唯一。
       桌上藕粉的香气还飘着,分解在甜腻而苦涩的空气中。夕阳从窗棂透进来,在蓝曦臣脸上彷徨交错。蓝曦臣突然不说话了,却微微睁大了眼睛。
       因为江澄吻了他。
     fin.

评论(5)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