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唐不是糖哇

hey,这里果唐。很丧的一个人,啥都不会,圈多还乱。

【曦澄】《毒》(2)

*dbq,我无法抑制我自己打稿的手。(夸我夸我快夸我!!!)

*设定会看不懂吗?不会吧,我觉得挺好理解的。到时候会出番外,把他们的过去写一写。

*废话不多说,这章蓝漂亮出来。小小的讲了一下这个世界蓝曦臣的生平。


summary;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推开锈住的铁门,江澄忍受住那令人牙酸的声音,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漆黑,但是这里的空气居然异常的好闻,不似走廊外部难以忍受的腐烂味道,而是有一种山泉清冽的气息。

       蒙彼利埃(1,这是座地下城,很乱。

       江澄人脉如此之广,也是打听了许久才知道当年那个威慑政府联邦的蓝舰长龟缩在这么个地方。

       这以前是个工业基地,但由于地势问题遭殃也遭殃得很快。许多还未公布的技术和知识,就在灾难当中付诸东流了。

       撩开厚重的窗帘,面前隐约是一间光线昏暗的屋子,屋子正中间伫立着一个瘦削的背影。江澄整了整衣衫,调整好状态,又变回了那个一度令政界闻风丧胆的江晚吟。

      “蓝舰长,我——”他抻着气出声,却在对方转过来的那一瞬间气若游丝。

       这个房间四周都是封闭的设计,五米之外看人就是模糊的影子。虽然江澄早就听过所谓传闻说当年射日之征的那个“斌神”长得人神共愤,令多少仿生人都自愧不如。战争的时候·,手握着量子射线枪,站于所有人之上,身后是烟火爆炸,他一骑绝尘,踏着光而来,仿若天神降临。

       可是当蓝曦臣转过来的那一瞬间,江澄还是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形容。

       黑暗之中,他自生光彩,那双眸子在黑暗里熠熠生辉,如同浩瀚宇宙中积聚精华而成的晶体,透着些失身,透着些疑惑,更多的是仿佛与生俱来般的浓得化不开的温柔。

       江澄自认不是颜控,不会堕于纸醉金迷的浮华时代。可是面对着这双眸子的时候,他所有的自谦君子都是浮云。

       江澄突然相信神学了。


       其实蓝曦臣感觉挺莫名其妙的。

       自从射日之征结束之后,他就没再参加任何政治活动或者战争。他跑到蒙彼利埃来,是为了找个地方静静的回顾他的前半生。

       他的前半生过得并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是挺糟糕的。

       从小在世家长大,也算是君子不沾风月,没体会过世间冷暖。12岁时体现出了惊人的记忆力,便被家族当做重点培养对象,为了接任下一任家住的位子。

       他还有个弟弟,叫蓝忘机。说实话,他和他弟弟比起来,挺蠢的。弟弟喜欢上了魏婴,他就屁颠屁颠收拾了烂摊子,看这仙侣二人风风火火。由于同性恋,他弟弟可谓是把家里长老气了个半死,让蓝忘机把人交出来,他也打死不从,打伤了一众长老闹了个天翻地覆,然后两个人风风火火的私奔了。

       蓝曦臣那时候觉得,挺好的。

       从小母亲不在,就是他带着比他小不了多少的蓝忘机,长大了看到自己疼爱的弟弟有了归宿,魏婴聪明,二人又如胶似漆,应该过得很好。

       应该过得比自己好。

       好景不长,蓝氏旗下的产业被当时狮子般的温氏重工盯上,把他们储存资料的宝贵仓库给烧了个稀巴烂。蓝氏痛定思痛卧薪尝胆,怂恿了各家族一起抵抗温氏,其中就包括魏婴的家族。

       战争爆发了。

       蓝曦臣作为名义上的家主,其实是作为了家族的牺牲品加入战争。在那一场生灵涂炭的毁灭中,他手上沾满了鲜血,他握紧了屠刀,虽然别人都说他是英雄,他却还是觉得那血烫的吓人。

       好巧不巧,偏偏在那个时候,魏婴似乎是惹上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中间的蜿蜒曲折他也不明白,再后来...他亲眼看见弟弟红着眼睛,然后在他心里,一切就结束了。他看着弟弟竭力收集着爱人生前的信息,拼命想用仿生技术再创造一个魏婴出来。他突然累了,一声不吭的逃到了蒙彼利埃。

       然后,这个所谓的“蓝曦臣”的人生就结束了。


       蓝曦臣看着这个匆匆忙忙跑进来,却又在喊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就默不吭声瞪着一双杏眸发呆的人,突然有些失笑,没记错的话,这不是那个“三毒圣手”么?没见到江澄之前,他还真没想过对方会和自己有什么联系。

      “江总长?”蓝曦臣转身把灯拉开,率先打破了沉默。

       江澄仿佛一下子如梦初醒,突然有些为自己刚才的失态丢脸,很快调整好状态,声音沉稳如线。

       其实真要说他被蓝曦臣的眼睛控制住,也就是那么一秒两秒的事情,更多的,是这双眼睛让他想起了一些他以为本早已遗忘,早已释怀的人和事罢了。

       江澄偷偷的往蓝曦臣颈边瞥了一眼,看到了一颗不大不小的黑痣,他在心里小小的松了一口气,果然,如果连蓝曦臣都是仿生人的话,他不介意就地抹杀掉这么一个成功的试验品。

       “蓝舰长,你还记得射日之征么?”江澄抬起眸子,不冷不淡的说道。

        一出口,就是锋利的刀子。虽然隐约知道对方来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毕竟他也没有故意隐藏,但还是被这把刀不轻不重戳了一下,他与生俱来的笑容有那么一瞬的裂痕。

      “江总长,如果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这个的话,那么请回吧。”

      “不,你理解错了。”江澄抿了抿唇,形成一条坚毅的直线,好像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一般,“我不是要发动战争,恰恰相反,我是要避免战争。”

       江澄瞟了一眼蓝曦臣的脸,看见对方沉默的神态,决定不再绕弯子,单刀直入的开口道,

      “能强化仿生人的药剂二度泄露了,黑市上已经有渠道在流通。”他绕绕手指,“蓝舰长,恕我直言,蒙彼利埃可不是个发动战争的好地方。”

       “江总长,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再叫我蓝舰长了。”蓝曦臣犹豫了一瞬,深深的看了一眼江澄,对方瘦削的仿佛刀刻的面部线条不明不暗的火光中左右摇摆,光和影在他脸上彷徨交错。

      “我姓蓝名涣,是蓝氏一脉的旁支。”蓝曦臣深吸一口气。但是随即,他有些微微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他看到江澄露出了一个笑容,不是那种谈判成功的商业标准微笑,也不是唇角勾起的讥讽弧度。是一个很纯粹的,开心的时候才会露出的笑容。

      “蓝涣是吗?你好,我叫江晚吟。”

tbc.

(1)蒙彼利埃:美国的工业化城市,我没对它有什么偏见啊!只是懒得起名字而已

虽然呢用了很多现实世界的设定,但其实这个世界是超自然的哦。还是有很多地方和现在不一样的。

爆肝,我没有肾了(手动再见)

大概说一下,射日之征的时候,蓝曦臣对外都叫蓝曦臣,而澄澄在外用的是江晚吟,射日之征的时候也是江晚吟。至于忘羡二人,羡羡对外用的是魏无羡,蓝湛对外用的是蓝忘机,魏无羡重生之后就是魏婴了,蓝忘机在外用的是蓝忘机,魏无羡重生之后是蓝湛。(抱歉我自己都晕)

撒娇卖萌打滚求评论,求红心蓝手呜呜呜

【曦澄】《毒》

★现代AU,大部分都是我的幻想世界,所以私设如山,但后面都会有解释。

★其实是个脑洞产物……看了刘大的《流浪地球》以及陪朋友二刷《超能陆战队》后灵光乍现。

★物理知识都不科学,请勿当真,毕竟哪怕查了一下午资料,还是能力有限。

★剧情大滩狗血,请做好心理准备。

以上,正文。

 
 

summary:要想抑制暴力,自己就先得成为最大的暴力。

 
 

       已经是零下80度了,气温还在不断降低。江澄抬手把自热服的温度又调高了一个档次。他呼出一口白气,透过目镜看着那些小水珠遇到极致的冷空气变成小冰渣子掉在地上。

        寒风呼啸着,路上随处可见躺着的没有钱买自热服的乞丐,他们蜷缩在破烂棉絮里,刀在他们干涸的皮肤上面刻下一簇簇裂痕。

        江澄站在风口上,看向北方笼罩着瞭望塔的黑云。那些卷云层含着雷电怒吼,好像天地都是一口还没加热的大锅,伴随着冷风擦过玻璃发出尖啸,在锅里无声的沸腾着。

        真像是地狱吹来的风啊。

        这样的寒冬已经持续了小半年,可是肆虐的暴风雪依旧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教堂里的神学者不再祈祷了,他们说上帝已经放弃了这个地方。握着《圣经》的手只能转而抚上腰间枪械。他们终日躺在棺材盖上,在纤花瓣中沉睡,呈合十状放在胸前的手握着祷告的十字架。他们说,一切都是人类咎由自取。

        22世纪的地球,的确不适合任何生物居住了。随着工业化的迅速发展,全球变暖已经成了不可变的趋势。两极融化,荷兰国土在一周之间被淹没2/3。

        可是接下来,事件变得超出了人类的控制范围。全球气候都失控了,热的时候,往地上吐口唾沫,还没落地就汽化成了蒸汽。上流社会的人们靠着隔热服出席各国的联合会议,穷人们就只能忍受着皮肤被灼烤的痛苦。

       平流层的异变,使紫外线再也没有任何遮掩的照在了地球上。那个曾经为人类带来光与温暖的火球,变成了带来毁灭的凶猛巨兽。许多人受不下这折磨,不想再待在这烧毁了精神的炼狱,跳进满是辐射的湖水里,他们看着沸腾的湖水,喊着“热啊”“热啊”,然后变成一截焦炭。

        在三个月的风云变幻和生灵涂炭之后,整个地球最终陷入了永无止境的冬夜。

        随后,在那波涛汹涌的时代里,就只剩下最后的这座城市了,因为其他地区已经是陷入永夜,太阳都低于海平面以下,所以这是唯一一个还能看到太阳的地方。

       

        江澄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厚重的金属门足以抵挡新型子弹的威力,不像是为了开合而存在,倒像是囚牢。会议已经结束了。是关于仿生人的,他知道。只是再也不想趟这趟浑水。按理说,作为各大家的代表之一,他应该挤破了脑袋也想抢到控制权才对。

      “总长,您没有来参加会议,上层的领导没办法敲定结果。”在红色法兰绒的窗帘前面,戴着金丝眼镜的管家拖着会议要事的文件,就好像酒侍拖着盛有美酒的托盘,皮鞋后跟在地毯上发不出一丝声音。“总长,这是回忆流程。”他用没有温度的语言说着。

       “拿走。”江澄单手撑在桌子上,指尖无节奏的敲打着。进到室内,他已经恢复了正常装束,紫丝绒的领结塞在西服内衬里一丝不苟。“你知道我对那帮老东西研究的东西没兴趣。”

       “是。”管家依言退下,但却没有走远,静候在炉火旁。

       “总长。行动开始了。”

        突然,没有预料的,管家不慌不忙的抛出话题,但语气那么平常,仿佛只是在说着日常事务一般。

        江澄皱了皱眉,挺直了腰背,弹跳着的手指终于放下,罕见的认真严肃起来。“提前开始了?我明明记得宽限是三个月。”

      “是三个月,总长。”管家又退后一步低眉顺眼,眼睛里的一丝精光敛去了,“只是药物研究提前了,如果我们再不行动,恐怕是要处于劣势。”

       “药物?控制仿生人的套路早就烂大街了才对,那帮老东西不至于为这么个东西争得头破血流吧?”江澄抬起头,心里隐约有个猜想。窗外夹杂着冰粒的风雪呼啸着,会议厅是双重的新型玻璃,隔绝了一切声音,他听不到尘世传来的哀号。

      “……不可控么?”江澄垂下眼睑,在管家的默许中,他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我知道了。”沉默了许久,久的管家直觉的空气都要在这冻人的气温下凝固起来,哪怕室内烧着上等的白檀香和火炉也融化不了的沉寂。他唯唯退下,走时没有带起一片火光摇曳。

       

        江澄走在漆黑的地下室通道里,捏住鼻子,四周都是一板一眼的仿生人,散发着令人作呕的硫磺气味。有的关节甚至都生了锈,那些精致却又毫无生气的脸上布满了污垢,凝固的黑血。

        这些都是失败品。

        真正的仿生人是完美无缺的,一丝瑕疵都不会有。因为所有遗传信息都是人类编程而来,所以他们不仅有着精致的妆面,还有着远强过人类的能力,那种差距,是人类这种有血有肉的动物一辈子也补不上的沟壑。

        在江澄还在学习的年代,地球还没有这么糟糕。那时候,他混迹在一帮子富家子弟当中,其中有许多都是仿生人。幸好,江澄虽然是个如假包换的人类,但是他优秀的基因也从不允许他被甩下。

        但是仿生人为社会带来的弊端也显而易见。由于遗传信息都可以改变,富人家的子女几乎都是体外培育,一个个的清一色天之骄子,而穷人家的孩子买不起这奢侈的技术,孕育出来的下一代还是乡巴佬,社会两极分化极其严重,许多普通人努力了一辈子,就是为了下一代能当个仿生人,只是无奈由于价格被越炒越高,只能望而生叹。

        因为工作机遇被高端阶层全部承包,“寒门出贵子”成了神话,由于被富人榨干的收税,许多人吃不起饭,社会赡养的负担也越来越重,社会临近崩溃。

       然后,在22世纪早期,仿生人和仿生技术就成了违禁品,偷贩仿生技术和21世纪走私假药没什么本质区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在黑市上,这东西反而越来越珍贵,只要你有钱,仿生技术不被查出来也简单。问题是,查出来了,政府又能对那些经济巨柱做些什么呢?

        江澄快步走过这令他胃里翻腾不止的地方,他裹紧了大衣,尽量强迫自己不去看两侧的腐朽。平民在仿生人面前卑躬屈膝,心甘情愿——不,被迫无奈的被奴役着。而那些失败的仿生人也跟他们一起生产着下一批的仿生人,他们面无表情。

        江澄之所以来这个地方,是为了找一个人的。

        二十年前,宇宙上爆发过一场战争,推翻了一直在暗中掌控全局的实力,温氏重工。他们本只是个生产仿生人的工厂,可是领导人得到了一项禁密的技术后 世界格局改变了。

        有暴力,就会有起义。

        那场战争是牺牲了多少正义的血液才得以终结了暴力。

        射日之征。这场战争,江澄也是经历过的。

        而在那场战争中被号称为神的男人,正是他此行的目的。

        蓝曦臣。

    

        tbc.

       这篇应该比较长吧。大纲存着的已经有5w了。emmm,能力有限,除了曦澄二人没太多原著人物和设定,忘羡只是客串,出场了我再打tag吧。

       私心求评论……我很需要意见……这篇文修缮了很久,怎么都不满意,需要知道我问题出在哪里。嗯嗯……请不要大意的批评我吧!

 

【曦澄】红糖藕粉

※小甜饼,一发完。
※灵感来自于,我曾经看到一个帖子下面跟了一句话,【两个一无所有的人相爱得是多幸福啊,那样他们都是彼此的唯一。】我的文字表达不出我想表达的那种东西,将就着看看吧(´ . .̫ . `)
※什么时候我这个萌新100fo了我就点梗,咳咳。

    “晚吟,我刚做了一晚红糖藕粉,你尝尝看?”
    “晚吟,我找膳房要了上好的藕粉,要不要熬一碗暖暖身子?”
    “晚吟,红……”
    “蓝曦臣你他妈烦不烦!!你到底在抽什么疯?!”江澄在一天之内被连喂了五碗藕粉后忍不住爆发了。
    
       蓝曦臣愣了一下,旋即放下手中的碗,“晚吟不想吃,那便不吃罢。”
       可是和他相处了那么久,江澄又怎么会看不出他眼里的落寞。他心瞬间就软了,不免有些自责,深吸一口气坐下来,“那你……到底是为什么突然想给我吃藕粉?”
       江澄不爱吃甜食,蓝曦臣也是知道的。所以一般膳食都会更偏向于云梦的辣菜,当然,必然也会有几道清炒或凉拌夹杂其中。
       蓝曦臣眼中还是那般温柔,他在江澄对面坐了下来,江澄办公事坐的是主位,蓝曦臣自然而然坐的是客位。
     “前阵子听无羡提起晚吟小时便爱吃莲藕排骨汤,正巧着是云梦莲藕成熟的季节,就不免想熬上几碗给晚吟去去乏。”蓝曦臣不急不缓的说着,“奈何涣心笨手拙,一直不得要领,便想左右都是莲藕,不如便做一碗红糖藕粉来。”
       蓝曦臣小时候云深不知处冷清,也没什么美食,日日膳食都是清苦菜根。只有在初秋的时候会破例有几碗藕粉,那时候他吃着,觉得四肢百骸皆是温暖无比。他那时候就想,一定要把这藕粉的配料记住,将来做给最重要的人吃。
      “涣就想着晚吟会喜欢,没想到还是涣弄巧成拙了……”
       其实蓝曦臣撒了谎,他最想给江澄做藕粉的原因不是这个。藕粉的功效可不是驱寒,还有安心凝神的作用。前几天江澄老是做噩梦,半夜惊醒都是一身冷汗。每到这时候他就会小心翼翼的转身环住蓝曦臣的腰,然后把脸埋进对方的胸膛里。
       他一直以为蓝曦臣不知道,毕竟他第二天起来又是英姿飒爽。可是哪料到对方一直是清醒的。蓝家人向来是浅眠,更何况第二天早上胸前濡湿的衣襟更是骗不了人。
       江澄有多缺乏安全感,蓝曦臣心里再清楚不过了。每次看到那人在自己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就恨不得能狠狠的拥著他,揉进骨血里,别再受到一丁点伤害。
       听着蓝曦臣的叙述,江澄不禁也是一阵心悸。世人都念他江晚吟心狠手辣,却不想他也是肉体凡胎,动了凡心,就不免堕入凡尘。
       在感情面前,三毒圣手不过也是个俗人罢了,会去按照对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调整自我,学会了进退维谷,戒掉了横冲直撞。
       他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他和蓝曦臣之间的感情。不然以他以前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在被喂了五碗甜食之后才发火。
       他害怕,是因为他觉得蓝涣太完美了。
       完美到不真实,就像他臆想出来的一个梦。他好怕突然有一天梦醒了,自己又是一无所有。
       江澄抬头听着蓝曦臣说话,就好像在随着他一起追忆。他甚至追溯到了当年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却又说的那么云淡风轻,仿佛谈的不是自己的生死一般。
       他们都没能在最美好的年华遇上最好的彼此。江澄又何尝不后悔,自己没能在蓝涣当年最落魄的时候伸一把援手。就像蓝曦臣也悔恨没能好好保护他一样。只是那个年代的他们都太匆忙,奔波于各种成长之间,最终全都事与愿违。
       只是正因为是这样,正因为他们失去了太多,才会更珍惜未来。因为他们都是彼此的唯一。
       桌上藕粉的香气还飘着,分解在甜腻而苦涩的空气中。夕阳从窗棂透进来,在蓝曦臣脸上彷徨交错。蓝曦臣突然不说话了,却微微睁大了眼睛。
       因为江澄吻了他。
     fin.

曦澄/现代校园pa【蓝学长今天还单着嘛?单着呢】

曦澄【蓝学长今天还单身嘛?单着呢】
※现代校园pa,大一新生澄x大四老人涣
※好久没写小甜饼了,文笔不不好,见谅。
※ooc预警,进展贼jr快预警
※蹦迪什么的不是很清楚,都是靠自己知道的那几个zz动作写的……见谅。短小,一发完。
※推荐bgm:醉赤壁http://t3.kugou.com/song.html?id=4feUN8etcV2
    
     1.
     江澄今年17岁,是个正处于青春躁动期的,有点叛逆的少年。
     从小爹妈管得严,别说谈恋爱了,女生的小手都没牵过。哦当然,如果不算上幼儿园大班小朋友们手拉手去吃饭的话。
     每次他看见魏无羡搔首弄姿死不要脸恬不知耻以耻为荣的勾搭小姑娘,他就会比个中指以示敬意,并留下高傲的一句,呵,男人。
     至于他这么好看为什么还会被列在M大相亲黑名单并在那一群挫男之前光荣名列top1这件事,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江,江学长,周末有空吗?我们一起……”
    “抱歉,我有事。”
     江澄毫不犹豫的回绝。似乎是觉得不说理由太敷衍了事,于是他有补了一句:“我要和狗蛋儿打球,你找别人吧。”
     “……”
     高一学妹:呵,男人。
     他们都说,江澄要不就是真的直的可怕,要么就是个gay。
     江澄本人很快活,每天在狂揍魏无羡,和狗蛋儿打球以及对自己依旧单身这件事表示黯然神伤之中度过。
    
     2.
     蓝曦臣今年21岁,标准的稳如老狗的大四学生。因为同级的老狗都太挫,出门刷牙洗脸都成问题,所以蓝曦臣自然在这种情况下脱颖而出并光荣成为大众情人。
     哦当然,蓝曦臣之所以能成为大众情人是因为他至今单身。系里学妹们最喜欢说的口头禅就是,“蓝学长还单着呢!”
     蓝学长今天还单着吗?单着呢。
     蓝曦臣第一次被学妹表白的时候,脸红着支支吾吾了半天。他不是蠢也不是笨,就是对感情这方面特别迟钝。最后他终于自以为优雅沉稳的拒绝了妹子的告白。
     他的理由是万年用不烂的,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夭寿啦!!蓝学长有喜欢的人了!
     追到了吗?还没呢。
     蓝曦臣每天就在被人偷拍,被人偷塞纸条以及被人告白中度过。他想,我什么时候才能遇到自己的命定之人啊。

     3.
     蓝曦臣第一次遇到江澄,是在系里民俗文化的选修课上。
     因为这个科大多数都是妹子,蓝曦臣和江澄两个180的大男人坐着实在是显眼。皮相又好,一节课下来被偷拍的次数估计可以出本写真集。
     那时候蓝曦臣觉得,江澄是真的长得好看,细眉杏目,五官清秀的像姑娘却又丝毫不女气。
     尤其是他坐在窗边的时候,阳光洒在他两颊旁的绒毛上,他整个人都变得有点透明。
     就因为这种出神的状态,蓝曦臣一节课掰断了四五支笔芯。
    
     4.
     江澄第一次觉得蓝曦臣好看,是在食堂东门的石板路上。
     江澄是个怀旧派,这点很少有人知道,就像很少有人知道他其实是个无底线颜控一样。
     那天的蓝曦臣穿着一件白衬衫,干净的要命,背后飘着食堂的烟火气息,简直有点绝尘的感觉了。
     蓝曦臣的好看,是能让江澄哪怕蹲下来假装系鞋带,也要多看两眼的好看。
     江澄觉得,他真是他自己见过最好看的人了。
     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妖精才能收了他。
  
     5.
     蓝曦臣第一次和江澄说话,是因为一杯咖啡。
     那是下午两点时分,老狗们都在寝室或者教室趴着半死不活,蓝曦臣闷得慌,出来透透气。
     刚好他看见学校的莲池旁边蹲了一个人,一晃一晃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
     他赶忙一下子上前扶住,对方诧异的抬起头,杏目瞪得溜圆的看着他,眼底下还有两道深深的青黑色。
     那是蓝曦臣唯一一次说话没经过大脑,以至于他只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你好像很困的样子,需要我帮你买杯咖啡么?”
     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几乎没有犹豫就回答,好啊。

     6.
     蓝曦臣第一次和江澄出去玩,是去酒吧蹦迪。
     他一辈子也没想过自己会来这种地方,毕竟这里简直太不适合他了。
     他窘迫的被江澄拉着,他看见对方杏目含笑,“怕什么,不会跳啊?我教你。”
     于是蓝曦臣就在江澄笨拙的牵引下学了最基本的几个步子,对方很自觉的跳了女步。
     江澄教蓝曦臣做Waacking的时候,蓝曦臣乖乖的照做,江澄却猛的衔接下一个舞式,他是靠在蓝曦臣的脖子上弯着腰做那个动作的。抬起头来做一个wink,刚好贴到蓝曦臣的唇。
     蓝曦臣要比江澄高个几厘米,跳起舞来倒是贴合。江澄说他想教蓝曦臣跳Whip/Nae Nae,但是蓝曦臣笑笑说,不了。
     那晚他们跳的很嗨,肉体和肉体挤在一起扭动,灯红酒绿,蓝曦臣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世界。但是他觉得,如果是江澄的话,还不错。
    
     7.
     蓝曦臣第一次明白自己对江澄的感觉,是在学校论坛上。
     不知道是谁把他们当晚蹦迪时的动作拍了下来,好死不死就是江澄靠在蓝曦臣身上的那个动作。
     有祝福的,有感叹的,也有戳着脊梁骨骂他们恶心的。
     蓝曦臣看着电脑屏幕眼睛酸涩。
   
     8.
     喜得是,蓝曦臣终于明白自己对江澄的心意了。
     坏的是,居然是通过这种狗屁方式。
  
     9.
     蓝曦臣和江澄第一次接吻,是在校外的林荫小道上。
     两个人仿佛达成共识般,同时停下,江澄闭上了眼睛。
     只是上下眼睫一错的功夫,蓝曦臣就吻了上来。
     蓝曦臣只是细细的描绘江澄的唇形,江澄确实近乎凶狠的啃咬着,也不知是谁的齿先划破了谁的唇,一股铁锈味在口中漫开。
     肺里的空气吸完了,就疯狂的汲取着对方口中的气息。
       不知道吻了多久,江澄突然哭了。苦涩的液体顺着鼻尖滑到唇齿,再被蓝曦臣吮吻吞下。
       当二人堪堪分开时,都喘的不成样子。江澄捧着蓝曦臣的脸,盯着他对谁都盈着温柔的眸子。
    “蓝曦臣……我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明明没认识你多久……可是喜欢你到快要爆炸……”
      他说。
    “蓝涣……蓝涣……”
      他的另一个名字,只有江澄才知道的名字。
      他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父母离开后,阿姐离开后,魏婴离开后,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他很久没有想过,还会有一个人能让自己能够安心的,不去顾虑任何事的窝在他怀里。就足够了。
      蓝曦臣想给江澄一个微笑,想擦掉他眼里的泪。却仿佛如鲠在喉,说不出话。
      他把额头抵上江澄的额头,他认真的说着那三个字,我也是。
      说了好久,说了好多遍。
      我也是。我也是。
  
     10.
     我也是。

     11.
     蓝曦臣觉得自己真是幸运。他不知道江澄身上曾发生了什么,在他短短的人生里,自己只是个不起眼的过客而已,他最需要人保护的时候,自己都不在他身边,何德何能啊,去拥有他的余生。
     但是他还在想,以后毕业了,要和江澄好好的过一辈子。因为把他拥进怀里的时候,就像在拥抱全世界。

   12.
     蓝学长今天脱单了嘛?脱啦。
     fin.
___________
     可能有人觉得进展太快,剧情太狗血。
     但我认为曦澄最完美的爱情,不需要什么跌宕起伏的剧情,他们都只需要一个拥抱,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