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唐

伞修/《旅人》(上)短篇HE

  *幸福属于伞修
  *ooc属于我。
  
  
   已经是深秋了。
     至于为什么叶修这么敏感的发现,是因为,这个秋天,已经不会有人在冷的时候提醒他加衣服,他的重感冒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周的时间。
     紧了紧并不暖和的棉大衣,叶修吸了吸鼻子。
    “真冷啊……”
     他突然想到,一年前的这几天,自己也是这样吐出了抱怨,但那时,有个带着温润微笑的人把自己的大衣给他披上,笑着把他手上的的烟抢走说:
     “这么冷,记得要多加点衣服,不然容易感冒。着凉了就麻烦了。”
     “诶诶,沐秋,你给哥加衣服哥是很感激,但这烟……”
     “不可以哦阿修。”那人笑着把烟掐灭,又给身前人紧了紧衣服。
     可是再也不会有了……再想这些,不过是陡增伤感罢了。
     再驻足,叶修竟不经意间徘徊到了一家网吧门前,这让他一愣神,不知不觉就走到这儿来了,这是他以前和苏沐秋常去的一家网吧,主要他愿意常来是因为这儿的吸烟区又大又通风。
     “诶!小伙子!好久不见啊!又来上网?”刚进门,叶修就受到了老板娘热情的呼喊。
     “是啊。”叶修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哎,每次跟你一块儿来的那个小伙子呢?怎么没见他来?”老板娘估计是每次都看见这俩小子勾肩搭背的,都印象深刻了。
     “他……”叶修顿了顿,咽了口口水,“旅行去了。”
     “这样……那今儿还是跟平儿一样?一个座俩小时?”老板娘手脚麻利的打好了账单,顺手从冰柜中拿出一瓶没冻多久的可乐递给叶修。
     “嗯?”叶修诧异的抬头,“老板娘,您这是……?”
     “啊呀,不是每次那个小伙子来都会给你带一罐么!有了这个就别老往吸烟区钻啦!小小年纪的,这个算我送你的,老客户回馈!”老板娘豪气的一挥手道。
     “那谢谢老板娘。”叶修握着这瓶近乎常温的可乐,却感到了一股沁心的冰凉。
     他实在是没想到,那个人走了以后,还会有人记着他那点儿事,就好像,他还活着的时候。
     点开了电脑,熟悉的页面跳了出来,大大的“荣耀”二字占满了屏幕。
     这些曾寄托着他的整个梦想。两个少年肩并着肩,许下的诺言。
     其实在苏沐秋刚走那会儿,叶修曾把鼠标放在角色页面的注销上整整五个小时。但后来他还是点了取消,不能够并肩的话,至少一个人得延续下去吧。
     还是熟悉的游戏,一波漂亮的操作成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可他却心不在焉。
     他想到了昨天做的梦。
     在这之前,叶修曾一连做过了好几个梦。梦里是一个男孩倒在血泊里,背景黑暗阴森,就像一部令人敬而远之的恐怖片。
     可是叶修感觉到的只有狂喜——因为那血泊中的男孩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了,叶修控制不住的想伸手拉他,看着那团光芒一点点的褪去血污,想抓住——却总在这时候醒来。满头大汗,别人都以为他做了噩梦。其实却没人知道,他其实一点都不怕梦,他恰恰就怕那只是个梦。
     但他同时也多想这一切都是个梦啊,漫长的逃不出来的梦。

最喜欢你了啊

我这一辈子,喜欢好多东西。
喜欢高山上的白雪,
喜欢深林里的鸟啭,
喜欢蓝天上的白云,
喜欢小河上的泡沫。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清晨起来睡眼惺忪的你。

我这一辈子,后悔很多事情。
后悔没有早早认识你,
后悔没有好好保护你,
后悔没有和你过情人节,
后悔没有手拉着手跨年。
为了让我们之间没有更多遗憾,所以,现在,在一起好吗?

【伞修】盲 (慎入!!!不甜

  1.
     叶修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个秘密也是叶修遇见了他之后才知道的。
     在那之前,他所看到的世界从不存在所谓的色彩。
     灰色。灰色。灰色。充斥在他的生命里的字眼仿佛只有这一个。 
     天是灰的,云是灰的,他低头,自己的手也是灰的。
     直到叶修遇见了他。那是一个午后,他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叶修的视野里。那一瞬,色彩从他站立的地方开始蔓延。一点一点,直到叶修视线里所有的世界都染上了他从未见过的色彩。
     那一瞬,太阳刚好为那个人镀上了一层金边,他站在阳光的正中间,微微透明,说了一句:
     “嗨,早安!”
     仿佛是意料之中迟早会发生的事情,叶修对于突如其来的色彩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只是眼睛不受控制的,贪婪的吸吮着色彩,并替他道了一句早安。
     从那之后,叶修的世界有了色彩,他们在那个午后相识。
     他们迷上了同一款游戏,名字叫荣耀。他们一人创了一个账号。他们说他们要一起站在荣耀的巅峰。
     叶修还知道他有个妹妹,叫苏沐橙。他对他说,很好听的名字。因为,对叶修来说,这是和他一样带着色彩的名字。他总是打不过叶修,他总是失败。但他说:【失败,又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2.
     那也是一天午后。今天叶修难得的没有上游戏,他闭着眼睛,这个阴沉的下午令他不禁有些烦躁和沉闷,那也是他第一次萌生了想抽烟的念头。
     一睁眼,仿佛熟悉的灰色天空又出现了,他最后一次看到这样的太空是在那抹金色出现之前。而现在,叶修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那抹金色的光。
     拨通了熟悉的号码,耳畔却没有传来属于那个人悠闲从容的声线,而是急速刹车的嘶鸣伴随着碰撞的声音出现。
     电话挂断的“嘟 嘟”声是那天最后撞进叶修耳膜的声音。
     那之后,他就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了。叶修只记得自己一直在狂奔、狂奔。
     色彩逐渐的随着耳旁呼啸的风极速逝去,再回过神来时,已经站在了手术室前。
     眼中的色彩像一团即将燃烧殆尽的火在手术室上方红灯熄灭的那一刻彻底消失在了视野中。
     再次陷入一片漆黑。

     那是叶修最后一次有人陪着的生日。
  
     他也是从那以后染上了烟瘾。只可惜,再也没有机会重头再来。
           

无聊就弄了一个玩玩看😂